以茶文化为牵引 提升产业价值

  因茶叶闻名的凤凰山中,多个茶旅项目日渐红火。图为棋盘村樱花茶园。纪金娜 摄

  行走在潮州古城牌坊街,除了美食小吃,还有随处可见的茶庄客栈。这些茶庄客栈,或以古民居改造而成,或布置得简约大气。风格虽各有千秋,但大多数会备上凤凰单丛茶与茶具,方便前来入住的消费者品尝。

  据中国茶叶流通协会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干毛茶总产量为306.32万吨,其中,乌龙茶28.72万吨,占总产量比重9.4%。作为乌龙茶的一个组成部分,凤凰山年产单丛茶叶0.5万吨,产量占比较小。

  重产地,轻品牌;消费者对凤凰单丛茶品牌认知较为模糊……目前,凤凰单丛茶产业在消费环境仍存在一些痛点。作为小众茶,凤凰单丛茶如何扩大消费市场,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潮州市应以茶文化为牵引,转变观念,挖掘潮州工夫茶、潮州文化等资源,宣传与塑造凤凰单丛茶品牌,并持之以恒地扩展茶旅业态经济与茶器茶具产业,延伸产业链,提升产业价值。

  2019年,凤凰单丛茶的区域公用品牌价值为25.8亿元,种植面积约为19.3万亩,年产量2.4万吨,产值31.9亿元。而在毗邻省份福建,中国十大名茶之一的安溪铁观音区域公用品牌价值为1425.43亿元,种植面积约为60万亩,年产量6.5万吨,产值175亿元。

  在半发酵乌龙茶领域内,无论是茶叶的产业规模,还是文化及市场影响力,凤凰单丛茶与乌龙茶里的两座大山——安溪铁观音和武夷岩茶相比,相形见绌,是名副其实的小众茶。

  “多数人喝茶就是泡茶,潮州人则讲冲茶。”国家一级评茶技师叶汉钟称,凤凰单丛茶之所以小众,原因之一在于多数消费者未完全了解潮州人冲泡单丛茶的方式。“凤凰单丛茶具有高度浓缩的茶多酚营养物质,需要高温滚沸的开水冲泡才能刺激茶客的味蕾,品出这种味道。”

  这既是短板,也是凤凰单丛茶的机遇所在。随着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求养生与健康。而凤凰单丛茶市场还是一片蓝海。

  “文化是一种宣传工具,一定要重视它,并且用好它。”叶汉钟认为,潮州要构建和推广能够兼容潮州工夫茶与凤凰单丛茶的文化品牌,将茶产业与茶文化打通衔接,让工夫茶、凤凰单丛茶产业及文化互构互推,共同发展。

  这也是目前叶汉钟正在做的——通过师带徒的方式,将工夫茶文化的接受者与凤凰单丛茶的消费群体,由本地拓展至全国。

  前几年,叶汉钟的工夫茶培训一直在有条不紊地推进。2017年,在杭州国际会展中心,叶汉钟“潮州工夫茶艺”非遗传承人首届传承学徒师资班举行。

  如今,在北京、上海、南京、内蒙古、湖南、江西等地区,叶汉钟已招收21名弟子。这些弟子中,有内蒙古茶叶行业协会会长,也有“蛟龙”号载人潜水器7000米级潜航员,并且都已成为凤凰单丛茶的“铁杆粉”。

  事实上,借助潮州工夫茶文化提高单丛茶品牌辨识度、认可度、知名度,也已成为众多茶企打开国内市场的“敲门砖”。多年来,广东千庭茶业投资有限公司创始人林伟强带领企业全方位探索工夫茶文化与凤凰单丛茶的共生赋能经营。

  “我们进入一个地区时,就先做一场潮州工夫茶的分享会。”林伟强认为,潮州工夫茶不仅是潮州的,更是全世界的。潮州可通过完善品牌,传承创新让更多人接触工夫茶,爱上工夫茶文化,从而扩大凤凰单丛茶的品牌影响力。

  近年来,为让潮州工夫茶文化走出去,将茶友引进来,千庭茶业以工夫茶文化为载体,在西南、西北、华南等区域建设茶文化庄园、工夫茶博物馆,开启全国品鉴会,助力潮州茶产业的发展。

  每次分享,林伟强主要围绕工夫茶文化、如何运用工夫茶文化去引客等内容,以“互联网+茶文化”思维,构建大数据营销平台,形成从分销招募到空间加盟,再到茶旅茶品的线月,千庭茶业初入重庆开设分享会时,原本是80人的分享会,结果超额多来了40多人。潮州工夫茶文化与凤凰单丛茶能受到如此喜爱的情况,让林伟强等人出乎预料。

  如今,千庭茶业自有品牌文化馆4家,全球合伙人空间200余家。2018年入驻潮汕机场的千庭工夫茶文化馆,也成为在国内乃至全球都体现出文化独特性和地理文化标志性的文化体验场所。结合潮州茶文化,千庭茶业助推凤凰单丛茶消费市场规模不断壮大。

  “以茶带旅、以旅旺茶”促进茶旅融合发展,也是凤凰单丛茶产业提升消费价值的一个重要方向。

  牌坊街北段载阳巷,载阳客栈静静伫立。它的前身本是一幢清代建筑古民居。早在2009年,它的主人廖奕铭便已将之改造成客栈。彼时,在潮州,借助古民居改造成住宿,廖奕铭是最早一批。前几年,廖奕铭的客栈能够达到70%的入住率。

  “我们是体验潮州生活的客栈。虽然没有说以凤凰单丛茶为主打,但生活在潮州,单丛茶是绕不开的东西。”廖奕铭称,旅客入住民宿时,自己便会备上凤凰单丛茶和一套茶具。一开始,多数住店的旅客品尝过凤凰单丛茶后,通常会向其追问厂家所在地。“那时候我们没有销售凤凰单丛茶,所以就会把客人介绍给别人,也算是一种宣传。”

  尽管当前旅游市场低迷,但廖奕铭仍旧对茶旅市场呈乐观态度。他认为,茶叶生产已形成一个种植、采摘、制作、加工、销售的全产业链。整个过程可以通过“茶叶+文化+体验”的方式,将旅游与之相结合,延伸出更多价值。“其中,游客不仅可体验结合了茶文化的民宿客栈,还可在核心的凤凰山,去到生产加工的茶厂,制作一罐属于自己的茶叶。”

  因茶叶闻名的凤凰山中,多个茶旅项目日渐红火,东兴凤凰谷、下埔凤溪谷、棋盘樱花谷、叫水坑村……迎来一拨又一拨的游客。

  位于凤凰镇东兴村的潮州凤凰单丛茶博物馆,展示着树龄超过600年的“茶王”——“宋种1号”。2020年5月,该馆依托古村落特有的潮派建筑特色,经修缮活化利用闲置空间而建成。

  茶博馆是凤凰镇三产融合的文旅项目,也是打造茶旅特色小镇的标志性项目,属于“三谷”之一的凤凰谷。

  馆内开设茶文化展览馆、凤凰单丛茶研究院、“宋茶一号”标本馆、茶器物陈列馆、潮式工夫茶体验馆、凤凰谷文创艺术品区、单丛茶研学教育基地、茶乐园体验区等八大板块,并通过标本、壁画、图示等多种方式展示凤凰单丛茶的发展历史。

  紧挨茶博馆的恺德苑精品民宿则配有茶园栈道,集合了茶产业、茶文化、茶生活于一体。

  凤凰镇委书记陈锐生表示,民宿的开业,有利于展示凤凰单丛茶文化,提高凤凰单丛茶的知名度、美誉度和茶叶品牌价值,为凤凰茶旅产业的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近期,笔者在同凤凰镇凤西村党支部书记林伟书交谈得知,近年来,凤凰镇十分重视大庵古茶树保护工作,随着凤凰山茶旅走廊的建设,大庵茶农们又有了一个新企盼——潮州市大庵村古茶树公园项目即将实施。

  据悉,凤凰镇将以古茶树、古步道为依托,通过“问茶”登园门楼、“寻茶”休闲平台、“探茶”茶田古道、“品茶”古树茶吧、“观茶”林荫茶亭的空间布局,打造富有自然生态、文化特色的大庵村古茶树公园景观。未来,该项目既能提高大庵村古茶树公园的面貌,还能增加大庵村民的经济收入。

  壶、碗、杯、盘、托……饮茶离不开茶具。一套精致的茶具配合色、香、味三绝的名茶,可谓相得益彰。

  如今,凤凰单丛茶一产初制茶年产值10亿元以上,一二产产值35亿元,一二三产融合涉茶产值超70亿元。仅潮安区而言,近年已发展茶商895家、茶企128家,规模以上企业1家,年出口额约7700万元,2020年茶农人均可支配收入2万元。

  在枫溪陶瓷城陈韵堂负责人陈辉的店铺内,各式茶具一应俱全。旁边的隔间内,员工正有条不紊地备货包装发送物流。

  “喜欢茶具的人必然喜欢喝茶,这是一个整体的互动,能产生连带的作用。”经过多年的时间检验,陈辉总结出这句话。

  “以前虽然不卖茶,但是我常会送茶给顾客。”陈辉原以茶具销售为主。对于豪爽的客户,陈辉往往会在茶具里面配上一小罐茶,当做小礼品送给顾客。

  这些茶,都是品质较好的凤凰单丛茶。而对于买茶叶的高端客户,陈辉经常又会送他们茶具。两者互相结合,陈辉的客户黏性越来越强。

  当天,经常在线上联系的客户林先生,从深圳赶来提取购买的50套盖碗茶具。笔者发现,这些盖碗与其他盖碗截然不同。整个盖碗非常轻盈,洁白通透,盖碗反口比普通盖碗大2—3毫米,碗盖设计成双层。尽管碗中倒进滚沸的开水,但拿在手中并不会和其他盖碗类似烫手。

  这是陈辉考虑到多数消费者的痛点而自行设计的一款产品,尽管价格较之普通市面的盖碗稍贵,但供不应求。2021年,该产品销量超过1万套,目前抖音上仍是爆款茶具之一。

  在茶具生产中,既要敢于创新,也要勇于坚持。304食品级不锈钢被普遍认为是更安全、更健康的水壶内壁材料,不过其生产成本远高于其他不锈钢,因此以往很多茶具企业在生产时并未全面应用。

  叶汉钟告诉记者,位于饶平的新功集团自创立以来,一直坚持高成本使用304不锈钢生产产品。尽管生产成本高于同行业,没有价格优势,但为了给消费者提供有质量保证的产品,除了内壶,新功电热炉的加水器、水泵、塑胶管等与水接触的材料都用高质量的材料生产。

  当然,如火如荼的消费市场里,仍存在有待突破的瓶颈。例如,当前主要生产地以枫溪区为主,潮安区茶具行业企业数量较少,仍处于无序发展的状态;行业内仍没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品牌;茶器消费市场需求量有待提升……

  笔者在走访中了解到,目前,潮州的砂铫消费市场上,产品多以手工制作为主,批量化生产的产品并不多。

  叶汉钟认为,一方面受制于观念的影响,“消费者认为批量生产的产品缺乏了茶艺原有的艺术性”。

  另一方面,潮州本地人品茶,艺术性追求欲望并不强烈。“而在外界消费者心中,他们认为这是高雅的,就希望作为一个高品质的生活方式,因此虽然有需求,但是总体来说量不大。”叶汉钟说。

  但是,对于茶具消费市场的潜力,叶汉钟非常看好。他建议,随着茶文化与单丛茶的不断升温,未来潮州可将茶器市场瞄准在高端定制化,凸显产品的艺术性价值。

  经过多方的探寻,笔者得知,凤凰单丛茶之所以被多数人遗忘,虽有多方因素,但重要原因在三点:产量小,冲泡方式较为精细复杂、二次加工交予销售商,主观判断较大。

  近年来,潮州市政府加大在文化方面的重视与投入,深挖潮州工夫茶文化脉络,展示工夫茶文化精髓,推动“茶产业”与“潮文化”的深度融合发展。由近处说,便是即将举行的2022潮州工夫茶大会;向远处谈,“围炉观茶·潮州工夫茶论坛”、2022国际工夫茶冲泡大赛等系列活动。

  越来越多的企业和相关负责人也将潮州工夫茶文化与凤凰单丛茶相融合,以茶文化宣传打响凤凰单丛茶的品牌影响力。这出现一些好的现象,广东天池茶业股份有限公司在新三板挂牌上市、广东千庭茶叶投资有限公司打造自有品牌文化馆、以潮州文化打造的载阳茶馆。

  潮剧、潮州弦诗乐、潮州工夫茶二十一式冲泡展示、民国风情歌……位于潮州古城牌坊街的载阳茶馆里歌声悠扬。虽是工作日,仍有不少客人来此冲上一壶凤凰单丛,喝茶看剧聊天,体验潮州生活。

  廖奕铭告诉笔者,茶馆自2017年春节建成并对外营业,是潮州首家集合工夫茶艺、潮州传统曲艺表演的地标式民国主题茶馆,主打“一个可以带走的潮州味”的消费模式。

  茶馆内一天会安排节目7场。一张8人座的大桌,价格不超过300元,配上一套茶馆精挑细选的凤凰单丛茶与潮州小吃,消费者可以从下午2时持续待到夜晚。

  前几年,载阳茶馆一年所需的凤凰单丛茶成本便要花费近50万元。茶馆的经营每年也不断增长,客流慢慢稳定,并有一些团队的合作,整体呈现出积极向好的一个趋势。

  “喝茶、聊天、看戏,是我们的历史传统,也是很休闲的娱乐方式。”廖奕铭称,当前一些大城市工作节奏快,生活压力大,多数人希望能够使自己慢下来,而潮州便是体验慢生活的一处好去处。“这些慕名而来喝茶看剧的游客,多数来自珠三角地区。”

  通过茶馆,把凤凰单丛茶与潮剧相结合,作为一种潮州生活方式的展示窗口,让游客沉浸式体验。“对于游客而言,这种带有潮州文化与地方风格的消费,体验感就很强。”廖奕铭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